1. <form id='sqpb3'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女子杀夫暂缓收监期贩毒 落网后让2岁儿子去流浪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05月22日 10:07:23 来源:中国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他才一岁零十个月,母亲让他去流浪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△小恺文在派出所里玩耍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事发生在5月4日,青年节那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孩子一岁零十个月大。他妈妈跟他分别的时候,由于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,连泪水都忘了流,也没告诉民警去找谁抚养他。她把他给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时候,孩子在沙坪坝渝碚派出所另一个房间,由几位年轻民警照看着。他不知道妈妈必须离他而去,更不知时间很可能长达15年。而他的爸爸据说早死了。他和任何人见面熟,乖乖巧巧,现在正和民警打得火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那么巧,在关键时刻,那当妈的突然失去心智,身体摇晃颤抖,头发蓬乱。很快,她被折磨得痛苦万状,什么也不顾,居然哀求民警给她点“那个东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要的是毒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真的是想得出来,派出所有那个东西,还是派出所吗?!”民警一声斥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车上,痛苦慢慢有些缓解,好像母爱从毒瘾的罅隙中冒出来,她念起还留在派出所的儿子。前一天,她还抱着他去贩毒。今天,一切都变了。好歹得有个交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让他去流浪。”她含含混混吐出这几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小恺文还不到两岁

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孩子头有点大,胖嘟嘟的可爱,右手戴一银镯子,估计这是妈妈留给他的唯一财富。他穿一双凉鞋,白色长袖T恤,深蓝色裤子。一身干净。但他老皱着眉头,在愁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  现在不愁吃不愁穿,怎能让孩子流浪社会。渝碚路派出所安排民警姜豪、史永文照料他,刑侦组长万鸿翔负责联系孩子的亲人,联系相关部门。无论如何,要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姜豪抱他到街上买了衣服、尿不湿和零食。拿着一瓶“爽歪歪”,他高兴得一路跑。喝完一瓶,他自己把瓶子放在地上,用脚使劲踩扁,再踏开垃圾桶,把瓶子放进桶里。“我们没要求他这样做。”姜豪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特别喜欢模仿别人说话,这也许是他和陌生人交流的方式。你要是轻捏他的脸蛋,喊一声“儿子”,他也会捏一下自己的脸,跟着叫“儿子”,问他“好不好玩”,他就说“好玩,好不好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派出所值班室的休息室里,他不乱碰任何东西,不哭不闹,听话得很。叫他摸脚,他就摸脚,喊他不挖鼻孔,他便不挖。接着,他笑了。他笑,大家跟着笑,他的笑声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民警正在照顾小恺文

                  姜豪刚有了孩子,特别适合这份新工作。中午,姜豪喂他饭,他吃得很舒服。等姜豪洗完碗回来,他已在床上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下午3点过,他醒了,不一会儿就闹着要到楼下去。好像要去找什么。他自己踮起脚打开了铁门。姜豪很诧异,不少成年人都不会开这个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晚饭番茄肉丸汤。他自己晃晃悠悠推一把椅子到姜豪跟前,自己再爬上去,规规矩距坐着,等姜豪一勺一勺喂。 嘴角一颗饭粒,他一下舔进嘴里;裤子上又掉了一粒,他捡起,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小碗不够,他拍拍手,还要。姜豪说,这孩子吃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民警正在给小恺文喂饭

                  △小恺文吃饱后就乖乖坐在民警旁边

                  吃完饭,他老老实实坐在姜豪身边,懂事得让人心痛。准备回值班室,“爽歪歪”和面包还在桌上,他指了指,不清不楚说“我的,我要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派出所值班室外一小坝子,中间一张乒乓球桌,侧边椅子上拴着的哈士奇正趴在地上打盹。孩子跟着彭真绕球桌跑来跑去。他边跑边兴奋地叫喊。哈士奇被惊得一阵狂吠,要拼命扑击而来的样子。他毫不惧怕,反倒笑得更开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到休息室,彭真掏出手机,放起音乐“两只老虎”,他坐床上,随节奏摇头晃脑,跟着哼唱“两只老虎,两只老虎……” 接着一曲“小兔子乖乖”。他从彭真手中拿过手机,盯着屏幕。他陶醉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民警正在给小恺文听儿歌

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孩子跟妈姓,叫恺文。看来他妈妈希望他长大了快乐,有文化。据警方介绍,小凯文的妈妈冉春,40岁,小学文化,涪陵区蔺市镇莲二村人,年轻时被拐骗至山西,从此痛苦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恺文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,还有个小姨和外公。这是他目前所有的亲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有爸爸的孩子,情况往往有点复杂。冉春说,他爸爸早死了。但能有多早呢?儿子还不满两岁。对这样一个“死人”,她什么也没说。否则,恺文还可能找到自己的爷爷奶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子并不太糟。可灾难降临,不知怎么回事,她染上了毒品。莲二村村支书冉茂明说,有一年,他见在家的冉春突然瘾发了,拼命用头撞窗子,“样子很可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最可怕的事来了。2009年3月27日下午,冉春杀死丈夫田某。在沙坪坝绿色艺术广场,两人先是吵,接着打起来。有人事后说,她当时毒瘾犯了,顾不了那么多。她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丈夫死,她撒腿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在6年多后落网,法院判有期徒刑15年。看起来这次她无论如何跑不掉了,必须去坐牢,但此时,又那么巧,小恺文已在她肚子里。法院只能暂缓收监,等她生下孩子,再哺乳一年。2017年,暂缓期结束,她又跑了。当年8月16日,渝碚路派出所网上发布追逃令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胆子越来越大,居然跑去贩毒。青年节前一天,她在贩毒中被联芳派出所抓获。按规定,她得移交上网单位渝碚路派出所。当天,冉春和儿子一并送了过来,派出所民警依法将其收监。但问题来了,谁来监管抚养小恺文?他已在联芳派出所值班室待了一夜,难道一直住在派出所?渝碚路派出所高度重视,大家认为,让孩子健康成长非常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小恺文的妈妈

                  当天上午,万鸿翔联系上冉春在重庆的妹妹,她和丈夫一起来了。看到侄儿,她泪流满面。但她表示,她已有两个孩子,无力再养一个。小恺文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姨泪眼婆娑地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娃儿没人要的。”从警多年的万鸿翔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难道小恺文是第一个?姜豪和史永文说:这么乖的孩子,要的人多得很,关键是他目前还有监护人,按相关规定,其他人无权收养,送儿童福利院也需要相关手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天下午,派出所副所长熊杨求助街道民政部门和妇联。“两个部门都表示小恺文不符合送福利院和孤儿院的收养条件。”熊杨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姜豪准备晚上不回家,住办公室陪小恺文。他和史永文甚至商量,周末(5日-6日)两天轮流陪。但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派出所不能一直养个不到两岁的孩子,必须给小恺文找一个家。按相关规定,无论是送儿童福利院还是其他人收养,都需要相关部门的证明以及监护人同意放弃监护抚养,看来有必要到涪陵区找当地相关部门以及小恺文的外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约晚上7点一刻,民警决定带小恺文回一趟涪陵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在回涪陵的路上,小恺文睡在民警怀里

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彭真帮忙收拾东西。衣服装好了,面包和水也装好了。小恺文不愿离开,他走到值班室的一个柜子前,准备踮起脚去拿上面一个袋子。这是姜豪他们给他买的尿不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彭真把袋子给他。他从里面抽出一张,打开,再递给彭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肯定拉粑粑了。”不知谁这么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彭真把他抱上床,果然拉了。不晓得什么时候的事,他为何一直不说呢?

                  △民警正在给小恺文换尿不湿

                  小恺文在床上一动不动。彭真换下尿布,姜豪用一团湿纸巾慢慢擦洗他的屁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换上干净尿布,终于舒服了。小恺文一下像变了个人,蹦蹦跳跳,欢笑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自己走到楼下,跑到车门边,使劲拉车门。冉春并没有买车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                  汽车要开了,姜豪站在车外跟他说再见,他突然号啕大哭起来,死活不想走。姜豪把他抱出来,他一下破涕而笑。他俩相处不到12个小时,但已依依不舍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临走前,懂事的小恺文与照顾他的民警姜豪握手告别

                  城市绚烂的灯光“哗哗”后退,小恺文眼睛直愣愣看着前方,沉默无语,一会儿,便歪头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史永文抱着他。他一直舒服地睡到涪陵蔺市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刚出城,史永文给冉治兴打电话。得知民警要来,冉治兴连忙说:“我不在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您在哪里嘛?我们来找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反正我不在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不是要把娃儿给您,我们只是要您签个字,顺便让您看看娃儿,您放心……”电话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有尽快办好各种手续,才能安顿好小恺文,相信冉治兴会明白这一点。万鸿翔和史永文都认为还是跑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蔺市镇镇政府却是另一种场景。当晚值班的副镇长罗仕勇非常热情,他了解情况后,当即与莲二村村委会联系,希望大家一起来解决这个事情。他说:“小恺文是我们蔺市人的外孙,我们一定要照顾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罗仕勇立即叫了辆车,带民警去莲二村。小镇的超市还在营业,他赶忙去买了一大包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山路弯弯曲曲,小恺文好奇地盯着黑黢黢的窗外。他打量着这个新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小恺文抱着民警不松手

                  4 

                  差不多半小时后,车子停在了冉治兴屋前的坝子上。莲二村村委会的几位负责人陆陆续续赶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碎石子铺就的坝子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,一楼一底的两排房子呈T字形排列,在车灯照射下,显得苍白、神秘。冉治兴住在靠边的一排,四间房,楼上一间的门还开着。另一排长些,八间房,两家人。冉茂明说:“他们都打工去了,无一人在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乌黑的夜空下,蛙鸣夹杂各种虫子的叫声,整个山村渐渐入睡。村干部在冉治兴屋前不断喊“冉叔、冉叔”,小恺文在一旁跟着喊“冉叔、冉叔”。他又在模仿别人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应该在家呀,今天他还和我一起干活。”有村干部这么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罗仕勇一边敲门一边喊。冉治兴就是不出声,也不出来。我想此时他一定醒了,或许正躺在床上默默流泪,女儿出了这档子事,他不可能不伤心。据说,他还没见过这个外孙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小恺文的外公没有开门

                  罗仕勇决定,冉治兴既然有困难,就找其他人帮忙暂时照料一下孩子,“星期一一上班,我就去找民政部门,大家一起想办法,一定要让孩子过得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一位村干部说,家里只剩他一个大男人,实在带不好娃儿。另一位情况类似。冉茂明建议,最好找一家有小孩的,孩子在一起要好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干部分头去找村民。这时,蔺市镇镇政府的司机和小恺文正玩得亲热,一会儿把他高高举起一会儿放在肩上。小恺文快乐极了,“咯咯咯”的笑声清脆悦耳,给夜晚增添了一种新的音色。“干脆给我。”他挺喜欢小恺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找了几家,最后50岁的王平同意了。她家离那个坝子不到300米。王平不但老公和儿媳妇都在家,还有一个和小恺文一样大的孩子。 王平善良、心细,她一见小恺文,就把他拉到自己跟前,搂在自己怀里。她说,去年一颗树压伤了她的腰,现在体内还有一块钢板,否则早打工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感激王平。她承诺,力所能及照料好孩子,好歹和冉春也是一个组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△村民王平愿意帮忙照顾小恺文

                  万鸿翔代表渝碚路派出所捐出500元钱,并表示“渝碚路派出所将一直关心小恺文”。王平让小恺文把钱拿着。罗仕勇刚才买的食品交给王平,要了她的电话号码,他告诉王平:“你放心,村里会给你一定补贴,我们镇上也会积极解决,尽快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。不会麻烦你太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该给小恺文说再见了。王平牵着他的手,出来送送大家。这孩子突然哭起来,不知是伤心还是其他什么。刚走出门,他一下转过身,抱住王平。“好,乖,我们回家。”王平轻声说。 此时,整个山村一片静寂,它终于可以安心熟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余鹏飞

                责编:

                视频新闻

                1. 又一批小记者“持证上岗” 你还不快来?
                2. 中年夫妻的感情危机:婚姻最大的问题不是争吵,而是厌倦
                3. 卢焱新歌酷狗直播首唱 现场竟透露喝酒是他的创作小绝招
                4. 最新!2018年5月26日托福阅读机经!可免费下载!
                5. 仓库粮食堆积如山,人们忍饥挨俄!晏婴的说辞,齐景公信服了!
                6. 出门如何防偷拍?这些知识需了解客房暗藏摄像头男子报警后竟遭恐吓
                7. 直缝焊接钢管补焊焊接接标准都有哪些?
                8. 泰国养老中心2名员工玩抖音玩到失业!遭院方解雇
                9. 都2018了,偶像剧还在谈这种土味恋爱
                10. 方言故事丨迂磨姑娘
                11. 10部经典名著的开篇第一句!
                12. 逆袭不是梦!平平无奇的他阴差阳错成了各类顶级美女的抢手货
                13. 只要我苹果打一个响指,你们一半的手机都别想卖了
                14. 成人网站逗留时间Top10!哪个国家最"持久"呢?
                15. 王者荣耀:体验服再次迎来大改,小学生英雄史诗级加强
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9886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209601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62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503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95588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71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26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1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7535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6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99518130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46878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7535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79527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6646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7178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032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6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62.html
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ld28.cc/shijiebei/2838418.html
              • ?344488.html
              • /061825.html
              • ?gfrpg.html
              • /qem1i.html
              • /630797/nuh2r.html
              • /86pwr/367935.html
              • ?sx7gc/182984.html
              • ?214970/sielo.html